生生

我们还是当那种无聊才问候的朋友好了,我感觉我受不了这么多失望。

什么时候养成了敏感又矫情的性格呢,看到无关的剧,听到抒情的歌,眼泪都会在眼眶打架,但是好在已经可以忍住了。

人们所谓的遗憾,追根到底还是不甘。

天真可以吃吗,那我大概要饿死了。

我始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,不过是不走心的一句喜欢,就非把自己代入不可理喻的事情里。
讨厌感情里所有的不忠,可是好像不关我的事情呀,有些东西不受控制了,慌得很彻底。

感觉自己很智障。